肉奴隸母親

亂倫成人小說 // 2018/7/28 16:28:34

(一)

今天是健一的生日。媽媽事前與他約定要送他禮物。

健一最喜歡的東西是什麼呢?是電視遊樂器?或是可愛的女孩子。聖子是心知肚明的。他正和隔壁的美雪玩著醫生遊戲。或許已經變成好色的男孩子了。

不過聖子也曾被迫玩著醫生的遊戲。她被一個心術不正的男孩子張開雙腳,並且綁住。之後,男孩子將手插入生下健一的地方,害女孩子流下眼淚,有生以來第一次被人家用手指伸進女孩子最寶貴的地方,之後就被他以男性的武器所俘虜了。

你知道這個男孩子是誰嗎?他就是你爸爸。

就這樣。聖子的貞操,在小學時就被健一的爸爸奪走了。之後,每一天聖子都被迫剝掉裙子。不隻這樣,還被迫做了難以說出口變態的事。他甚至伸進了屁股,真是變態的惡作劇。

不過,女孩如果被自己真正喜歡的男孩子剝掉裙子,是感到很高興的。媽媽也不過是嘴上生氣罷了,在心裡可是期待著被欺負。這是我們之間的秘密,最近希望媽媽剝掉裙子的人是你。我知道你總是盯著媽媽的屁股看,你可知媽媽故意隔著裙子讓你看到小內褲的曲線嗎?」

媽媽如果被你剝掉裙子的話,將會高興地連那片「紅唇」都受到滋潤。

啊!快剝掉媽媽的裙子,像你爸爸一樣對媽媽施以變態的酷刑,充分地搾取淫穢的淚水吧!

但是健一畢竟還隻是個孩子,一定不瞭解聖子想被他施虐的心情。

啊!對了!把媽媽的胸罩和內褲當作生日禮物送給你好嗎?雷絲滾邊,非常可愛的內褲。或者是緊勒住媽媽那寶貴地方的襪子吊帶比較好呢?

健一,該是對女孩子的內衣,胸罩感興趣的時候了。今天,就讓你看媽媽隻穿胸罩的裸體模樣好嗎?能看到身為電視新聞播報員的媽媽穿胸罩裸體的人,隻有你爸爸和你而已喔!

那真是好主意!就讓你看媽媽的裸體,來做為你的生日禮物吧!讓你偷偷地窺視媽媽穿著非常性感的內衣的模樣吧!

你可以把媽媽當做是洋娃娃。穿著你為我穿上的內褲去電視台上班,是多麼棒的事呀!播報新聞的媽媽正穿著那種內褲,是隻有媽媽和你才知道的小秘密。

為了避免你在人家想做那些下流的事,媽媽現在把女孩子的事全盤告訴你。請你用鞭子來訓練媽媽的屁股吧!

他馬上就回來了,趕緊淋個澡,化個妝,髮根下也噴個香水。啊!聖子,你已經是一個漂亮的洋娃娃了。

聖子決定戴上性感粉紅色胸罩,這件胸罩隻到奶頭下,完全可以看見聖子那可愛的奶頭。聖子還不曾戴過這件胸罩,還有點害臊。不過,為了誘惑健一,媽媽戴上這件淫蕩的胸罩……應該可以透過絲質的襯衫,看得見媽媽戴著這件如脫衣舞女郎一般的胸罩。

沒穿內褲,直接穿上短吊帶,女性本身用這短吊帶,緊緊綁著自己那片黑色的地帶,最近因為想用繩子刑罰這地方而感到困擾。

如果隻穿著兜檔布工作的話,我想一定會持續不斷地流著淫水。女性本身想接受那樣的刑罰,是希望能充分的流出淫水。

來吧!把媽媽當作是你的性對像來駕馭吧!

今天,媽媽隻是個普通的女人。希望能得到你變態,淫蕩的刑求而哭泣。想成為你的性對象。

媽媽放了大量的春藥在蛋糕中。這藥應該是非常有效的。如果你爸爸吃了,是可以一整晚駕馭著媽媽,使媽媽發出羞愧的聲音喔!使爸爸的「男性武器」變大……

啊!他好像回來了。

「媽媽,我回來了!」

「你回來了呀!咦!你這邊有髒東西。」趁機在他麵前鼓起胸膛。

啊!他好像知道媽媽戴著淫蕩的胸罩,他一直透過襯衫,盯著媽媽的乳房看……

(二)

媽媽戴著露出整個乳房淫蕩的胸罩,實在是非常羞愧。你看這個夠吧!你可知道媽媽的乳房可害羞地強烈震動著。

「哎喲!怎麼弄得這麼髒?」

向前彎腰,讓你從襯衫的胸口窺探裡麵,一定可以完完全全地看見乳房。哎呀!他的「男性武器」已經蠢蠢欲動了。真可愛……

「媽媽買了蛋糕,洗一洗手,我們一起來吃吧!」

他臉紅了!真是個純潔的男孩子。媽媽好喜歡你喔!啊隻吃了一口,就已經生效了,是不是吃過多了?

他正坐在聖子的正前方。因為聖子穿著緊身的迷你裙,他像羞的不知網那裡看才好的樣子。啊!他晃一下看了裙內。

做了一個惡作劇,稍稍張開腳。嗯!應該看到長統襪的根部。正微微不安。再開一點點,……或許可以看到吊帶綁的地方……

啊!他的視線刺痛著我!我不由得緊閉雙腳。羞愧地緊勒胸部。身為新聞主播員的媽媽,是無法不在乎地讓自己的小孩窺看裙子內部的。

他的臉紅的像番茄一樣,健一比媽媽還要害羞。再一次稍稍地張開雙腳。應該足以讓你看見粉紅色的短吊帶吧!他似乎無法將視線自裙子移開。難道媽媽真的那麼性感嗎?

「健一,你喜歡媽媽嗎?」

他慌張地將目光移向電視上。

「喂!健一……你覺得媽媽可不可愛?」

他點了點頭。

「你用嘴說嘛!拜託啦!」

「……嗯!媽媽很可愛。」

「啊!我真高興!媽媽也好喜歡你喔!……我再問你一件事,好嗎?」

「可以呀!媽媽。」

「嗯……現在你窺看媽媽的迷你裙了吧?」

他滿臉通紅地答不出話來。

再把腳張開一點,啊!他的視線好嚴厲……

「你可以不用那麼地害羞。穿著迷你裙的女孩子。都會想讓自己最喜歡的男孩子看。媽媽也想讓你看……,你看得見嗎?媽媽用吊帶束綁著女孩子淫蕩的地方,那裡正哭泣著……」

他似乎說不出話來的樣子……

「我可以再問你一個問題嗎?」

啊!他的視線射入了裙子之中,真令人受不了!假裝用雙手拉直長統襪,而揭開了裙子的下擺。他不眨眼地盯著聖子拉直長統襪的地方看。

如果你那麼想看的話……就盡量看吧!再把腳張開一點。慢慢地……兩膝蓋已經離了二十公分遠。

「媽媽已經為你擺出十分難為情的姿勢了……所以,你也要老實地回答我。喂!健一,你能不能使你的小雞雞堅挺起來呢?」

他好像感到難為情,也一邊微微地點著頭。

「真的嗎?那我要考你喔!可以嗎?如果你真的可以使它堅挺起來的話,你可以隨時剝掉媽媽的裙子。」

聖子從沙發站了起來。

「拜託你將手伸入媽媽的裙子裡,撫摸吊帶所束綁的地方。」

站在他麵前。

「來吧!……請對我做下流的惡作劇吧!……」

他狠狠地吞了吞口水。

啊!他一邊抖動著手,一邊將手伸入了皮革製的迷你裙之中……啊!啊!觸摸到大腿了……直接撫摸著大腿。大腿這地方,隻有被你爸爸摸過而已,你是第二個人。用大腿緊緊勒住他的手。媽媽真是太喜歡你了!

用雙手緊抱著健一。乳房剛好碰到健一的臉。啊!他的右手伸入了吊帶所束綁的地方……真下流呀!聖子也給予回擊。在他兩腿之間……啊!他的小雞雞真是又大又健壯。將手伸入他的褲子裡,緊抓著。是這麼健壯的小雞雞呀!拍打著它的血管,使一跳一跳地痛著……真是太棒了……襯衫的鈕扣,應該隻有上麵三粒而已,請你親吻著媽媽的乳房……用你的嘴來舔弄我的乳頭。已經過了多少年了呀!當你還是小孩時,媽媽總是讓你舔弄著乳頭。

「健一,拜託你張開嘴巴……對!就是這樣……媽媽把乳房當做禮物送給你,請你溫柔地親吻它……」

終於被你親吻了奶頭……不僅這樣,還被你剝掉裙子,也撫摸了屁股,真像個色鬼,實在無法想像你剛剛還是害羞的男孩。將手放入媽媽的大腿之間,發出了令人難為情的聲音之後,又狠狠地親吻了右邊的乳房。

「啊!太激烈了……稍微溫柔一點。」這次輪到左邊的乳房……啊!受不了了!!!

「拜託……用你的手脫掉裙子好嗎?」

背對著他,他正拉下裙子的拉煉……啊!皮革製的迷你裙滑落在腳下,也讓他脫下了襯衫,隻剩支撐乳房那件淫蕩的胸罩跟短吊帶,就這麼站立在他麵前。

「媽媽,你真漂亮。」

「真的嗎?我好高興喲!從今以後,就把媽媽當做是你的洋娃娃,好嗎?」

「……可以嗎?媽媽。」

「嗯!當然可以羅!媽媽要變成可愛的洋娃娃,一直聽從你的吩咐。你要好好的珍惜媽媽喔!」

他積極吻著那二片「紅唇」,啊!真是令人興奮!乳房正顫動著。

「隻有媽媽一個人裸露著身體,媽媽會難為情的。你也讓媽媽看看你的小雞雞好嗎?媽媽想知道你變成什麼樣子的男孩子。」

他忸忸怩怩地,聖子幫他脫下褲子。哎喲!他的小雞雞真是健壯。好像非常美味的樣子……真想脫去吊帶。但是,今天隻能用嘴。如果第一天就在他的下麵張開腳,未免太不知羞恥了

(三)

「媽媽,嘴唇塗上口紅好嗎?」

閉上了雙眼。來吧!媽媽的紅唇,從今以後是你的了。深紅色的口紅,今晚第一次使用。哎呀!真討厭!沒想到他居然也在聖子的乳頭上塗上口紅。真下流!聖子跪在他的腳邊。親吻著他的小雞雞……真可愛……用舌頭舔盡了……他的小雞雞也裸露著。之後,舔弄著他……直到喉嚨深處……他的小雞雞已經在抖動了……嗯,可以了,射在媽媽的嘴裡吧!

「喂!媽媽……」

正陶醉在口交的聖子,沒辦法回應他,聖子狠狠的咬了一大口。之後,用舌頭撥弄小雞雞的前頭。真是非常可愛的小雞雞,聖子十分的喜愛。啊!開始打嗝了。

「媽媽……!」

再一次,像甲魚般吸著。正當這個時候,他的精液射入了媽媽的口中,真令人興奮,這是作為男孩子的你,給媽媽最豐盛的禮物。他的小雞雞逐漸變小,媽媽可不允許它變小。請再一次的在媽媽的口中射出男孩子的精液吧!將他壓倒在床上。刑求著他的小雞雞。在你射出你男孩子的精液之前,媽媽不讓小雞雞從口中離開。媽媽最討厭沒用的男孩子。

他的小雞雞,再次使出力氣。對了,就是這樣……再加油……啊!真是健壯有力!這個小雞雞是屬於聖子一個人的喔……再變大一點……讓媽媽充份的吸一吸吧!

啊!啊!第二次……

「媽媽……!」

把他的小雞雞從口中放出,健一在媽媽的胳膊哭了起來。

「媽媽……那麼漂亮的媽媽,怎麼會對我做出這樣的事……」

「對不起,你討厭媽媽了嗎?」

健一沒有回答。事不是做的太過火了呢?走出了他的房間。到了明天,他一定會恢復元氣,希望剝掉媽媽裙子的。淋個澡,進入被窩裡,拿著電動橡皮製的男性武器。喝了春藥,是無法這樣子入眠的。將橡皮性器插進女性的私處,釋放出電力,哎呀!這樣根本無法滿足。希望以男孩子的手來作那種淫蕩的惡作劇。

「媽媽……你起來了嗎?」

哎呀!他沒敲門就進來了。聖子慌忙地蓋上毛毯。但是,電器的聲音正響著。健一發現媽媽正和電動的橡皮性器性交著。

「什麼事啊?……健一。」

發出顫抖的聲音,兩腳不停的擰扭著。因為橡皮性器正在聖子的陰道中大大的搖動著。健一手上握著細繩子。

「媽媽,把手伸到床舖上。」

難道你打算把媽媽綁在床上?真令人難為情……沒想到他竟然強硬地將聖子的手腳綁在床上做出勝利的姿勢。然後,他將毛毯從底端掀開。

「媽媽,你一個人在做什麼?」

「不知道……快將媽媽的手解開……啊!太下流了!」

聖子被張開了大腿,……快住手!……橡皮陽具在陰道中抖動的情景,被他看的一清二楚!兩腳也被綁在床上。

「太過份了……啊!不要做那樣的事……」

他握著橡皮性器,深深的插入聖子的陰道。啊!抖動不停的電動性器,正在陰道深處摩擦著。啊,快受不了了……

「拜託你,放過我吧!……不要做這樣的事……不要……」

眼淚流出來了。他沉默的拔出橡皮性器。但是,他從冰箱拿出了香蕉。難道他要……不要!果然沒錯,他正準備將香蕉插入陰道。

「媽媽,這是作為剛剛的報復……」

「報……報復……不要!不要那樣作!不要用香蕉作那種下流的事……啊!太過份了。」

香蕉插入那令人難為情的地方。哎呀,真下流!

「來吧!把香蕉切成圓片吧!」

「這,這種事,你是從哪裡學來的,我不會做那種骯髒下流的事。」

「我不答應你。」

「太過份了……啊!插到那麼……那麼深的地方,不要這樣啦!媽媽的『那裡』會受傷的。太過份了……啊!快住手,不要這樣……」

「那麼,我讓你哀求我吧!你要拚命的哀求,討我喜歡地哀求。」

真是壞心眼!把香蕉插到陰道裡,逼迫我就這麼做出令人羞愧的哀求。

「拜託啦……讓媽媽學習如何將香蕉插成圓片……媽媽想用陰道和你的小雞雞接吻。」

聖子根本不會把香蕉切成圓片這種事。但是,健一還是不肯放過她……他正牢牢地握住香蕉。

「不要……真壞心!你打算將媽媽作為你的玩物嗎?太過份了?」

「舒服嗎?哎呀!牢牢的含住香蕉……再往裡麵放好嗎?」

「啊!受不了了……讓媽媽哭,你卻那麼高興……不要,那樣不行……」

非常大根的香蕉插入了陰道口的深處。

「媽媽,讓陰道使出力來……如果你不和香蕉做激烈且讓我高興的性接觸,我可要這麼做喔……」

「啊!太過份了!」

被他抓住了紅唇。

「不要!不要做了……我答應和香蕉做愛了……」

試著狠狠地在女孩子私處上用力。這是有生以來第一次和香蕉上做愛。

「不行……不要拿進拿出的……真壞心!不要啦!拜託,把香蕉拔出來……我不會用陰道和香蕉做愛……」

「香蕉和小雞雞,你喜歡哪一個?」

「太過份了,用香蕉來取代小雞雞來使用,實在太下流了!」

他非常殘忍。聖子悶悶地哭著。儘管如此,他還是繼續用香蕉做出更嚴厲的刑求。聖子的陰道口,正顫抖著。實在是太痛苦了,而哭了出來。

「不,不要……不要插到那麼深的地方……受不了了呀……太壞了!啊,不要轉動它……」

他用香蕉摩擦著聖子的陰道內部。啊!摩擦到一半時,香蕉斷了。

「媽媽,你不會做香蕉切片。」

「不是這樣的,像你剛剛那樣做,是無法做成圓形切片的。」

健一手握著剛剛聖子用來自慰的電動性器來征服聖子。

「媽媽睡覺時,總適用這裡含著它吧!是這樣子吧!」

哎呀!他用左手插入了陰道口。那裡被如此的折磨著,無法說出話來。手指開始震動起來。聖子發出呻吟聲。太過份了……竟然改用兩隻手指。

「喂!你討厭橡皮的性器嗎?」

被他用手指做著猥褻的刑求。他打算剝開那已被淫水濕潤的陰道。不要做那樣的事,請不要……

右手握著震動器。電動的橡皮性器正開始在臉上爬著。左耳下……鼻子上方……啊!被分開了嘴唇……被迫和電動的橡皮性器作了口交。

「我真不知道媽媽是那麼下流的女人。現在,我用這個電動性器來欺負你好嗎?因為想接受這樣的對待,所以才張開腳的吧!」

聖子無法回答他,一邊被搓揉著乳房,一邊被迫做著自慰的動作。

「我把我的給你吧!」

聖子嚇了一大跳。健一竟然把媽媽綁在床上,打算強姦媽媽。啊!他竟然爬到聖子身上……不……小雞雞吻了聖子的『紅唇』。聖子吐出了橡皮性器。

「不行……我是你的媽媽耶!不可以!」

「媽媽,你好可愛……你正張開陰道口,想得到我的小雞雞吧!我幫你塞住它,好嗎?」

「不可以……不可以這樣做……」

但是,馬上被他用橡皮性器堵住了嘴,已經無法抵抗了。

「媽媽,你死心了嗎?」

沒有辦法,聖子點了點頭,表示答應了。健一幫她從口中取出橡皮性器。之後,親吻著她……舌頭伸了進來。啊!太棒了……聖子在內心深處,也多希望你當她是女人……她時常夢見你用手強硬的打開她的腿。好吧!就把媽媽交給你了,用你的小雞雞來征服媽媽!

「健一,你可以隨意的處置媽媽……媽媽在你的下麵一定可以達到高潮的。但是請你帶上保險套……拜託!媽媽的保險套放在那邊的抽屜裡。」

他根本不聽聖子的話,打算就這麼赤裸裸的征服聖子。「……不,不要對媽媽做出這麼過份的事。我求求你,如果你要征服媽媽的話,請你使用保險套吧!啊!太過份了……這樣會使媽媽懷孕的。啊!啊……」

要被他強姦了……用他赤裸裸的小雞雞……如果懷孕的話……

「不行!不要插入媽媽的陰道……改插入屁股吧!……拜託!用肛交……不要插入陰道……」

居然會哀求他用肛交。但是他不答應,他的小雞雞正在陰道裡重重的抖動著,他開始用著腰力。被他如此征服的話,就糟糕了。再一次的拜託了他。

「求……求你用肛門吧……不可以插入那裡。在媽媽的屁股性交吧!」

他打算射精在媽媽的體內。太過份了……他不答應用肛交。把媽媽綁在床上,就這麼強姦媽媽……啊!不要用腰……聖子也無法停止屁股的擺動。不要……他男孩子的精液,射進了陰道裡!

(四)

健一的小雞雞一邊抖動著,一邊征服了媽媽的陰道。它在陰道裡擦著,迫使聖子的屁股也跳動著。不過,被這麼大,又強壯的小雞雞所俘虜,也隻有投降了。征服媽媽的健一,打算親吻媽媽。他封住了媽媽的唇……伸進了他的舌頭……就如同戀人一般……啊!太棒了!

「媽媽,你說你想用肛交,是真的嗎?」

「什麼,你的意思是說,你折磨媽媽折磨的還不夠嗎?」

「嗯!我想再俘虜一次。」

「太過份了!說好你會好好珍惜媽媽的。媽媽剛剛就已經投降了。就放過媽媽吧!」

他解開綁聖子的細繩。

「來吧!媽媽。請你趴下。要讓平時總是在電視上裝模作樣的媽媽,以像一條狗一樣的姿勢,來接受我的強姦。」

「你要我趴下?」

「對,從後麵插入趴著像狗一樣姿勢的媽媽。快,突起你的屁股。」

「……肛交嗎?果然要使用媽媽的屁股。是不是那樣呢?」

「對,就是那樣。剛剛,你不是說要把屁股上的洞給我嗎?」

「可是,媽媽的陰道剛剛已經被你的小雞雞征服了……媽媽的肛門一時還張不開……」

「你沒用這裡性交過嗎?」

「隻有一次,真的。被強迫的……而且隻是在入口的地方,媽媽的肛門太窄了,會磨傷的。所以隻用指頭玩弄而已。被男性性器插入的經驗,隻有一次而已……求求你,我讓你玩灌腸遊戲,今天就放過我吧……」

「媽媽,我不能答應你。」

「拜託啦!……跟媽媽玩灌腸遊戲……就饒了我吧!不要肛交啦!」

「可以在媽媽的屁股灌腸嗎?」

「……是的,請吧!可以對媽媽灌腸……如果你能放過媽媽肛門的話……」

雙手在背後併攏。

「充份的欺負媽媽吧!綁住媽媽的手之後,玩你的灌腸遊戲吧!但是,放過我,不要肛交……拜託!」

他正準備用細繩綁住聖子的雙手。

「等一下,打開那邊抽屜,裡麵有一副手銬。用它銬住媽媽……好像也有狗項煉吧!」

手被銬在背後。之後是狗項煉……皮革製的項煉套在帶珍珠項煉的脖子上。聖子現在隻是一條母狗……隻有被馴服的份了。像床一樣,被鎖在床腳上。

「媽媽的身體是你的了。來吧!對媽媽的屁股灌腸吧!……」

他打算進行一連串的灌腸。

「媽媽,可以這麼做嗎?」

「可以,來吧!你灌腸吧!」

「……」

屁股震動了一下。好像一隻母狗般,發出了淫蕩的呻吟。

(五)

屁股震動了一下。好像一隻母狗般,發出了淫蕩的呻吟。被灌腸了。「啾!啾」的打了針。

「媽媽,你不要緊吧!」

「……嗯!……拜託你,用你的手溫柔的抱著我,……媽媽現在要擠出屁股裡的水……」

「再來一次吧!抬起屁股來……」

「你打算再注射一次嗎?」

「是的,媽媽。」

「太、太過份了……沒有人注射兩次的,一次就好了。」

他拔掉灌腸的套子。啊!又一次注射……不行……但是,聖子的手被銬在背後,隻能由他如此做。最後,一邊強烈的震動屁股,一邊接受他的灌腸。

「來吧,請你再對媽媽的屁股灌腸,……就這樣以狗鏈綁在床上的姿勢,對媽媽進行灌腸的懲罰,直到你滿意為止。做個最可愛的灌腸遊戲。」

啊!第二次灌腸……眼淚都流出來了。

「肚子漸漸緊繃起來……啊!求求你,讓媽媽和你的小雞雞接觸吧……」

他,非常溫柔的……使聖子和他接觸了。聖子一邊含著跳動不止的小雞雞,一邊忍受著灌腸。

「媽媽,太棒了呀……!」

口中含著小雞雞,用行動來代替回答。聖子剝開包皮,像甲魚般吸住他的小雞雞。

「啊!媽媽……一點點就好,放開我吧!……因為我想撫摸媽媽的乳房。」

小雞雞被聖子從口中放出,還沒感到滿足。聖子已經愛上健一的小雞雞了。

「媽媽,讓我看看屁股的洞洞。」

「太過份了……媽媽的屁股被你灌了腸,正流著淚水呢!你怎麼會想看那個地方……」

「快點,再變成狗的樣子。如果不這樣做的話,就一直把你綁在床上唷!」

「你怎麼可以那樣……媽媽已經被你灌腸了呀!……讓我去廁所吧!」

沒辦法,被灌腸的女孩,無能力扭轉劣勢。又再一次的,像狗一樣的趴著。

「啊!……不要……不要用手指玩弄肛門……不可以……不可以做那樣的事……剛剛被灌腸的呀!不要插入手指……下流!」

他的手指插入了肛門……受不了了!正值敏感的時候。這一次,他用手指征服了那裡。

「太壞心了……竟然用手指塞住媽媽的屁股……你這傢夥真是個惡魔。啊!不要扭動手指……」

「媽媽,你的屁股實在太可愛了……比隔壁的麗莎還要緊……」

啊!你說麗莎……不就是隔壁的阿姨嗎?相差三十歲的夫婦,社長和秘書的結合。不知什麼時候,把我的健一給……真是不可原諒!居然連屁股都讓他上了……啊!被征服了兩個洞洞。

「你和隔壁的麗莎阿姨做愛了嗎?」

「嗯……」

「……那麼,又做了什麼事?」

「她讓我用手指插進入屁股的洞洞,除此之外,還有……昨天她還給了我鑰匙……」

健一一邊說著,一邊用手指進進出出聖子的肛門。被他灌腸刑求的屁股,漸漸的緊繃起來了。

「什麼鑰匙?」

「我不知道。」

「手指插入屁股後,你用了小雞雞嗎?小雞雞伸進了屁股的洞洞嗎?」

「沒有使用小雞雞。用手指這樣做……媽媽,你舒服嗎?」

「快、快停手……放鬆一點吧!媽媽的屁股幾乎可說沒有被性侵略的經驗。不要插入那麼深的地方……」

他的手指,從聖子的屁股中搾取了滿滿的淫水。太過份了,聖子是你的媽媽耶!

「隻有手指嗎?沒有使用小雞雞吧!」

「嗯,媽媽,我給你小雞雞吧!你想要肛交吧!」

「等一下,隻用手指……」

手指拔了出來。之後,他的小雞雞對準了肛門……!

「媽媽,可以給我屁股嗎?」

「不要,你答應我不肛交的。不要這樣做……」

「那麼,我和麗莎的屁股做,好嗎?」

「不行,健一,你隻屬於媽媽一個人的。」

「那麼,讓我進入媽媽的屁股。」

沒辦法。

「好吧,讓你肛交吧!請吧!來強姦媽媽的屁股……但是灌腸後的肛門,一定很髒了吧!讓我先去洗洗澡好嗎?拜託啦!……我想以乾淨的屁股作為給你的禮物。」

「這樣做就可以了呀!我想征服被灌腸後滿是淫水的……媽媽的屁股。」

啊!啊!快被征服了……肛門關不起來……被灌了腸的女孩子,是無法拒絕肛交的。啊!超級特大號的小雞雞,碰觸了肛門。嗯,太粗大了……好像比媽媽的粗大……進去了……好緊喔!

「啊!不…不要插進去……媽媽會受傷的!」

「媽媽,你有非常可愛迷人的屁股。我再插進去一點吧!」

「怎麼可以……剛剛才被你灌腸的呀!……放過我吧!」

一邊被他撫摸著乳房,一邊被他征服著肛門。非常大又長的小雞雞,塞住了聖子的肛門,進進出出的抖動著,逐漸地刺到肚臍的下麵。

「媽媽,你感到舒服嗎?」

「太…太緊了……夠了,饒了我吧!媽媽的肛門,從未做過性交。實在太緊了……」

「再多弄一會兒……啊!媽媽不要勒的那麼緊……媽媽的肛門,好像把我的小雞雞咬掉一樣……」

「雖……雖然你這麼說,但是被進行肛交的女孩子,任誰也都忍不住要出力……你的小雞雞太大了!我受不了了!」

肛門,繼續被粗大的小雞雞征服著,一定會裂開的。儘管如此,他人然不放鬆。漸漸地,進出的動作月來越困難。啊!受不了了……怎麼……屁股被迫跳起來。用小雞雞插入女孩子的屁股,迫使它跳動起來……真是太過火的事!

「媽媽……!」

他,好像快到高潮了。健一,一起來吧!

「健一……!」

二人一起達到高潮。肛門含著小雞雞的心理感受,不是當事人,是很難理解的,就好像被打進一根樁子似的。

「求求你,帶我去廁所吧!灌腸越來越激烈了。」

手仍銬在背後,用狗鏈拉著去上廁所。媽媽已經完全成為你的性工具了。

「健一,你喜歡媽媽嗎?」

「嗯,是的,媽媽。」

「喜歡媽媽勝過麗莎嗎?」

「嗯……媽媽比麗莎可愛。」

「太高興了……謝謝你。給你好東西當作謝禮,好嗎?」

「你要給什麼東西?」

「媽媽的陰毛……當成媽媽成為你的娃娃的證據。就讓你剃它吧!對了!就當媽媽是小嬰兒……把媽媽的陰部當成潔白的小山丘吧!」

(六)

聖子做了不知羞恥的哀求。絕對不要輸給麗莎那女人。聖子比她還要美麗。

「喂!求求你,把媽媽的腳張開……用你的手,讓我擺出淫蕩的姿勢……」

他,握著聖子的腳跟。

「可以的啦!請你把媽媽變成可口的料理。」

啊!腳被張開了,張的非常的開。就在床上被張開了腳,做出不知廉恥的哀求。

「請吧……把最骯髒下流的地方,變成純白的嬰兒吧!」

非常不知羞恥地哀求著。他的手指正碰觸著聖子的小妹妹。啊!就快被剃光陰毛了。

「請你溫柔地剃唷……哎呀!討厭,你怎麼抓住陰唇,太過分了。」

太下流了!女孩子一被抓住這個部位,就會發出淫蕩的呻吟聲呀!……不要啦,被剝開了。被他看到聖子的陰唇,看到了那粉紅色的陰唇頭。太令人難為情了……連爸爸都沒看過的呀!他向陰唇吹著熱氣…啊!啊!快被親到了。受不了了…!

「不要啦!不要親媽媽的陰唇……媽媽乖乖地打開腳,等你來把它變成嬰兒的呀!不要那麼壞心,我要把陰毛當成給你的禮物呀!……啊!不要那麼用力吸……太過分了!怎麼可以……不要啦,不要親它啦。」

我從不知道你是那麼粗暴的男孩子,居然做出了剝開媽媽的陰唇,吸吮陰唇的事情來。

「不要那麼用力吸……我快受不了……」

赤裸裸的吸吮著被剝開的陰唇。快受不了了……!忍受不住了……我又想要你的小雞雞了。真的,媽媽被你吸吮了陰唇,好高興喔。屁股又在震動了。啊!受不了了……剝開了外皮,讓它在舌頭上滾動著,就如同糖果一般。他像條狗一樣,在聖子的兩腿間吸吮、舔弄著。聖子的陰唇,隻能任它流出大量的淫水。啊!再也無法忍耐了。讓我休息一下吧……我希望你剃掉肚臍之下的陰毛之後,再來親吻它。就這樣留著陰毛親吻,太令人難為情了。

「拜託你,把媽媽變成嬰兒後,再充份地欺侮媽媽……好嗎?媽媽想成為你的洋娃娃。要親吻的話,稍後再做……求求你,如果你想吸吮、舔弄媽媽的陰唇,先把媽媽變成小嬰兒。」

剃完媽媽的陰毛之後,再剝開陰唇來玩弄。想藉你的手,來馴服洋娃娃的身體。

「媽媽,你有好漂亮的陰毛……」

他,右手拿著剃刀,啊!就要剃除媽媽的陰毛了。

「太興奮了……大大的剃除個乾淨。不要弄傷媽媽的『小妹妹』山丘喔!」

「腳再張開一點……」

「是的,怎麼樣,這樣可以嗎?還是你要我再張開一點呢?」

太難為情了……完全看到整個裂縫……紅唇妹妹,露出了她的臉。

「媽媽,再張開一點。非常可愛的呀!媽媽的『小妹妹』真可愛。」

「太令人難為情了……『小妹妹』的口打開了嗎?」

「是的,媽媽。」

快一點剃除陰毛吧!太難為情了………求求你,不要那樣一直看著。因為你下流的親吻,媽媽的陰道口已經被淫水弄得濕濕的了。

「快,媽媽,打開你的腳。」

「……好的……你……」

雙腳張開了。非常的惹人愛憐。媽媽是你的女孩了。請吧,請把媽媽調教成你喜歡的女孩子吧!啊!他捏起了聖子的那一片紅唇。真壞心!

「媽媽,你好可愛喔!」

「不知道啦!你怎麼可以做出捏起妹妹紅唇的事呢?你真是個變態的男孩子。不、不要這樣子啦!……」

被剝開的紅唇,被他搓揉著。

「啊!我投降了。拜託你,不要……不要再欺負媽媽了……」

「媽媽,你想剃掉陰毛嗎?」

「……是的……拜託你了……趕快把媽媽的身體變的跟洋娃娃一樣吧!」

剃刀碰到了陰毛,一點一點的剃著陰毛。

「媽媽,把腳再張開一些吧!」

「……太過分了,我已經不能再張開了,就隻能張到這樣的程度。無論如何要媽媽再張開的話,就要用你自己的手……自己看看,太令人難為情了。」

腳跟被抓著……啊!腳被張開了……這、這樣的話……什麼都被看的一清二楚了。被他看到了。

「……太難為情了……快、你快剃毛嘛!……全部剃光光……」

不,他又捏住了那一片紅唇。做出了下流的事,別讓媽媽流出淫水。聖子打算把雙腳合攏。但是,健一不允許聖子這麼做。紅唇被俘虜的聖子,隻好一邊流著淫水,一邊被他剃著陰毛。一邊又一邊的被他剃了陰毛,已經變的光禿禿了。

「媽媽的陰唇是粉紅色的,非常的漂亮。」

「謝謝你,健一。」

他一直凝視著聖子的那一片「山丘」。

「求求你,親吻它吧!……拜託!」

太不知羞恥了……居然死皮賴臉地哀求著。變的像嬰兒般的那一片山丘,得到了健一的親吻。太棒了……那片紅唇,也得到了親吻。啊!再來吧!還想要。

「等一下吧!媽媽,我去沖個澡再來。」

聖子用手遮住了那片山丘。既光滑又光禿禿,變得純白的小山丘。這是從小學以來,第一次再度變成這樣。媽媽現在已經變成你的洋娃娃了。請吧!小心地調教我吧!媽媽,現在正大大的搖動著屁股。他衝過澡之後,又哀求了他。

「喂!媽媽已經被你剃掉了陰毛,已經是你的洋娃娃了。所以呢,再一次請你親吻那紅唇吧!請讓我流完最後一滴的淫水吧!為了不發出淫蕩的呻吟,讓我吸吮你的小雞雞,而你同時親吻我底下那片紅唇吧!」

他讓我吸吮他的小雞雞,他的舌頭舔弄著聖子的紅色陰唇……啊!太棒了!

(七)

二個人一起沖了個澡。變得光滑的那一片山丘,是非常淫蕩的。

「小妹妹」的裂口可是看的一清二楚。連那片紅唇,都露出臉,死賴地哀求親吻。對淫蕩的紅唇,做了非常激烈的懲罰。聖子,她是最上等的淑女。但是,這一陣子,卻變的非常喜歡那些非常下流的事。可以了,聖子用繩子來當作懲罰的工具。在乳房上,也綁了繩子之後,來個夜間散步,讓小紅唇充分地流出淫水。聖子走進健一等候的房間裡。之後溫柔地親吻著那個聖子最喜歡的小雞雞。

「……媽媽……啊!怎麼可以……」

他好像嚇了一大跳。

「求求你,懲罰我這個淫蕩的媽媽吧!用繩子把我綁起來,帶我去散步,好嗎?」

聖子將手合攏在背後。

「來吧!請把媽媽綁起來吧!」

他,有了這念頭。非常用力地用繩子綁著聖子,繩子深深的陷入聖子乳房的周圍。

「喂!我告訴你喔要用繩子來對付女孩子時,綁在屁股上是最有效的喔!來吧!請你動手,用繩子綁住媽媽的私處……猛力的…請不要客氣,對媽媽進行綁在屁股上的刑求吧!」

「真的可以嗎?媽媽?」

「是的,媽媽希望你用你的手把我的屁股綁起來刑求吧!」

「真的可以嗎?媽媽?」

「是的,媽媽希望你用你的把我的屁股綁起來。」

他的手,正顫抖著。連媽媽也因為害羞而發著抖。繩子穿過了兩腳之間。

「可以嗎?媽媽?」

「請你動手吧!請懲罰媽媽的小妹妹吧!用兜檔布緊緊的綁著吧!……」

啊!他正準備綁住屁股。太、太緊了……深深陷進去了……正對小妹妹進行最痛苦的刑求……無法站立了。聖子的私處正蠢蠢欲動,渴望著男性的小雞雞。聖子被掛上了狗鏈。

「媽媽,要去公園嗎?」

「就、就這付模樣,你打算帶媽媽去散步?」

「是呀!媽媽。」

「太過分了!至少也讓我穿上外套……」

啊!他把手伸入了繩子陷入的地方。那裡,不可以伸進去的!挺起了腰。但是被人用神子綁住的小妹妹,沒有抵抗的能力。聖子的陰部,被剃了陰毛,已經跟嬰兒一樣了。被他用繩子緊緊地,用力地搾取了淫水,淫水已經滿溢了。

「快!媽媽,請穿上高跟鞋。」

他居然打算讓聖子以綁繩子的模樣出去散步。聖子原本打算在洋裝的覆蓋下接受繩子的處置的。但是,他不答應這樣做,穿上了高跟鞋。啊!太令人難為情了。……繩子緊緊深陷屁股裡。太過分了……不能這付德行去散步的呀!

「媽媽,出去吧!外麵已經很暗了,誰也看不到的啦!」

「不要,請你在家裡欺負媽媽吧!灌腸遊戲也好,肛交也好,姓怎麼樣,媽媽都不在意。所以,拜託你,饒了我吧!不要玩暴露遊戲。一旦被人被看到了,媽媽就再也不能在外麵行走了呀!」

「別擔心了,媽媽。因為最近,孝司的媽媽也被人用繩子綁著走;景子也在公園裡被灌腸過。」

「怎、怎麼會有那種事……」

聖子也曾看過在公園被人家上的景子。她被脫下了裙子,也被灌了腸。

「拜託你啦,不要帶我去外麵啦!」

「如果你不聽我的話,我就要在外麵強姦你。」

沒辦法,隻好任他拉著煉子,走到外麵去。高跟鞋,喀擦喀擦的響著。屁股停不住的晃動著。真令人難為情……!啊!車子來了。聖子慌忙躲在陰暗處。

「快一點,媽媽,快來呀!」

不要啦!車子的燈光射了過來。車子果然在車庫前停了下來。啊!對麵的上田先生……,上田先生的太太也在……!上半身隻穿著襯衫,下半身赤裸著,好像被逼著開著車子。屁股正擺動著。正被迫吸吮著電動小玩偶。太厲害了……!到公園,有一段相當遠的距離。繩子緊緊地深陷著,受不了了……每走一步,那小妹妹就被勒緊,而小紅唇也發出哀號。啊!車子又來了,她蹲了下去。不行了,繩子太……小紅唇又哭泣了。為什麼讓媽媽受到這麼嚴厲的刑求……

「我已經不能走動了。求求你,放過我吧!別再刑求了。請你好好珍惜媽媽的身體。」

怎、怎麼可以撫摸乳房。

「媽媽,我們在這裡做愛吧!好嗎?」隻能這樣。

太過分了……怎麼可以做出那種事呢?

站了起來。

「等一下,繩子好像鬆了。再幫你綁緊一點吧!」

繩子又緊緊地勒住了。受、受不了了……!剃除了陰毛,變得潔白的陰部,被這骯髒下流的繩子綁著……太、太過分了……走不動了。

「媽媽,你要投降嗎?」

「隻能這樣,我再也不能走了……請…請你在那顆樹下解開我的繩子吧!」

屁股開始晃動了起來。屁股的繩子,似乎可以把女孩子變的非常淫蕩。

「媽媽!再加油一點吧……馬上就到麗莎家了。」

「不要、不要到麗莎的家……這樣令人羞恥的模樣,不可以去。」

聖子蹲了下去,以示抵抗。他將繫住聖子項煉上的鎖,繫在交通標誌的柱子上。太過分了,他打算讓媽媽成為眾人嘲笑的對象。

他跑走了,跑去麗莎家去了。聖子獨自一個人被丟在馬路上,就好像一隻被帶去買東西的小狗一般。啊!車子來了……!被發現到了。車子停了下來。

(八)

哎呀!真討厭,麗莎從對麵走了過來。她和健一手挽著手,故意很悠哉的走著,真是太壞心了。

被陌生人完完全全地看到了。但車裡的人,看到麗莎走來之後,便馬上開車飛馳而去了。項煉的鎖,被麗莎解開了。

「太過分了……把媽媽丟在這裡,自己卻跑掉。再晚一步,媽媽就要被陌生人帶走了。」

但是,嘴巴被封住,沒有辦法說話了。他,親吻了聖子。太棒了…。好吧!害我被人嘲笑的事,就原諒他吧!

麗莎,從頭到尾一直看著。他居然用右手撫摸聖子的胸部,太令人興奮了。之後,用左手撫摸著屁股繩子陷入的地方。不行!不可以摸那裡…。

「媽媽,讓繩子陷入那麼深,你舒服嗎?」

不知道啦!已經無法回答了。

媽媽的「小妹妹」,被變態的玩弄著,正在流淚。你知道嗎?因為綁著繩子的兜檔布,屁股正搖搖晃晃地抖動著。啊!我想得到你的小雞雞。快、快點征服我吧!

「你感覺舒服嗎?再緊緊的深陷進去好嗎?」

「不要……如果再深進去,我會死掉呀!所以我求求你,放過我吧!別再用股繩來刑求我了……求你再溫柔一點吧!」

麗莎,拿出了茄子。

「聖子呀!你真是非常不知羞恥呀!我真是嚇了一大跳。居然綁了股繩,就跑出來散步了。喂,雖然股繩也不錯,但是用茄子來挑逗你的話,不是會更刺激嗎?很有效的喔!」

「媽媽你要哪一種呢?你是要股繩再深陷呢,還是要用繩子做呢?」

我哪一種都不想做。太過分了,居然把媽媽放在馬路上刑求。

「股繩比較好啦!」

「等、等一下……如果現在更加激烈的刑求的話,媽媽的『小妹妹』會受傷的……」

「那麼,就用茄子吧!」

沒辦法,隻有點頭同意。為了讓他解開股繩,聖子做了請求。

「謝謝你用股繩來為我做了處罰。今後的每一天,請用你的手來為我綁上股繩,將我馴服成可愛的女孩子。」

流出了淚水。並不想被綁上股繩。但是,如果不這麼說的話,就要變成眾人嘲笑的對象了。

也做了要茄子的哀求。

「讓媽媽和茄子做吧!………媽媽渴望男人渴望的不得了。」

「那麼,到麗莎家替你解開繩子吧!在那之前,先用嘴含著吧!」

太過分了……要我用含著茄子,就這麼繼續散步,卻不幫我解開繩子。麗莎握著繫在項煉的鎖。茄子實在太大又太肥了……滿滿地塞在嘴裡。每走一步,股繩就緊緊陷進去,淫水滿溢著。啊!這樣的刑求太過分了,不要這樣子啦!連屁股都被淫水濕潤了。啊!在公車亭的長椅上,某個女人被迫趴著,她的屁股正被人家玩弄著。

「不要、不要這樣做……」

聽到了她的哭泣聲。腸以下也掉落著串串的灌腸,竟然有三個!

「饒了我吧!……不行呀……不要灌腸……」

這個女人正被灌腸著。啊!這個女人是聖子常去那家醫院的醫生。而正在灌腸的是兩個男孩子,好像剛從補習班下課要回家的樣子。第四次被灌腸之後,脫掉了裙子,正流著淫水。

「因為我們明天同一時間,也要在這對你灌腸,所以明天你要在這裡等。」

「……是的,我知道了。」

「含著它,吸吧!」

她一邊壓著肚子,一邊吸吮那個男孩的小雞雞。另一個男孩,剝掉了她的裙子,哎呀!他正用他的小雞雞插入她的屁股。

「太、太過分了,你打算肛交嗎?」

這個女醫生從嘴裡吐出了小雞雞,哭了出來。

「被你們逼迫忍受著灌腸……好痛呀……啊…啊…」

她好像被征服了。啊!她發現聖子正在看他們。

「不要、不要看了啦!」

真令人吃驚,那麼高尚的女醫生竟然被迫肛交;而且還是在長椅上,也不知道公車什麼時候會來。另外一個男孩還用小雞雞塞住了她的嘴。

真是太厲害了……大家竟大玩著暴露的遊戲。

因為被綁著股繩而流著淫水,終於掙紮著走到公園。仔細一看,到處可見男人抱著女人,也有少數人被戴上項圈牽著散步。但是被處以股繩刑求的人,卻隻有聖子一人。

啊!那裡有個女人,隻穿著粉紅色的胸罩和吊帶襪在散步著,雙手被銬在背後,還被掛了項圈。她的屁股正不停顫動著,好像很痛苦的樣子。她蹲著,似乎在請求什麼事。拉著項圈的男人,非常的殘忍,他打了她的屁股。吊帶紮入屁股,一定被灌著腸。她好像捏著腳,忍耐著屁股的刑求。啊!我認識那個女人,她是我的朋友……麻紀,正打算出聲喊她。

但是聖子口含著茄子,發不出聲音來。麻紀,她也看到了聖子。

「聖子……」

她們兩人經常會一起去打網球。

聖子被綁著股繩,正流著淫水。「請不要看,真是太難為情了。」聖子轉過了臉,並沒有被麻紀看到她含茄子的樣子。

真討厭,麻紀正盯著被綁著股繩的聖子屁股看。太難為情了…眼淚都快流出來了……麻紀穿著迷你裙。而聖子穿著繩子的兜檔布,而且還沒有了陰毛。

「聖子,你也出來玩呀!被掛著股繩,就出來散步呀!原來你也喜歡玩暴露遊戲呀……!」

聖子無法回答。

「痛苦嗎?」

「是呀!非常的痛苦……但是被灌腸了之後,好像才開始瞭解身為女孩子的快樂。啊!不行了……」

麻紀,已經到了高潮。

「快做……我已經無法走到廁所了…快幫我脫掉吊帶……快呀!」

在公園的樹蔭下,像隻母狗般似地趴著。

「拜託,對麻紀做最後一擊的灌腸吧!我想被你用灌腸來征服,好嗎?」

哎呀,她正在哀求要灌腸。吊帶被拖了下來。之後,是灌腸!

「啊!受不了了……喂!拿出來可以嗎?抱起來……我希望被你抱起來,結束灌腸的遊戲。」

像小嬰兒要尿尿一般地,她被捧起了雙腳。太厲害了……好像對著大家做似的。

「怎、怎麼可以那樣,不要…拜託,到樹蔭下……啊!太壞心了……你打算讓我成為大家嘲笑的對象嗎?」

麻紀,終於……也抖動起屁股。好像已經不行了。

「不要笑了……聖子你自己也是……我已經忍受不住了……啊!不行呀!」

正進行著。在男孩子眾目睽睽之下做著,太厲害了。

聖子也被迫趴在公園的草坪上。以大家都能看到的角度,聖子的屁股被拍打著,真是非常激烈的毒打。太壞心了,媽媽感到羞恥地流著淫水。

「媽媽,我幫你解開股繩好嗎?」

聖子點了點頭,表示同意。她已經是連一步也走不動了。聖子就如同母狗一般抖動著屁股催促著健一。他為聖子解開了股繩,聖子感到非常地高興。來吧!就這樣征服聖子的陰部吧!但是,聖子卻沒有得到他的小雞雞,而是以茄子來代替!太過分了,他居然想用茄子給聖子吸吮。

「來吧!媽媽,來吃茄子吧!」

「不……不要,媽媽,還想得到其他的東西。你明明知道的,太過分了呀!喂!來征服媽媽的小妹妹吧!」

「等一下再做,好嗎?媽媽。」

「好,那麼你要遵守約定喔!因為媽媽是那麼順從你的話。」

「嗯!媽媽。麗莎當我們的證人,好嗎?麗莎。」

「好,我當你們的證人。我聽得很清楚,待會,你要和媽媽做愛。」

像母狗般地,討人喜歡地搖晃著屁股。

「請吧!媽媽隨你處置。」

啊!茄子插入了陰道。不要插到那麼深的地方……

「已經不能再進去了嗎?」

「是的……媽媽的陰道還很狹窄,那麼大的茄子是插不進去的。」

「再來,我要幫你把陰道擴大。」

「不、不要……別做那種事,就是不可以擴大我的陰道。」

「喂!如果你擴大媽媽的陰道之後,你打算做什麼呢?」

「要用毛筆,來使你流出淫水。」

「果然是如此。不要,不讓你這麼做。」

「為什麼?你明明想被我擴大你的陰道。」

「那是騙人的。女孩子最討厭這種事的。那隻是你們這些下流的男孩子自己隨意想出來的。」

「那麼,今天晚上,來試試看吧!用筆塗遍整個山芋,再插入媽媽那個被擴大的陰道裡。」

「太過分了……怎麼可以用山芋?………」

「我要幫你從你的屁股中,搾乾最後一滴淫水。」

啊!太壞心了,在屁股的刑求後,隻有投降,讓他擴大陰道。

「快一點、媽媽,快走。」

「太過分了……怎麼可以擴張我的陰道……」

茄子,大概有半根露在陰道外麵。每走一步,它就上下搖晃,就好像真正的小雞雞一樣。

「快、媽媽,我們到麗莎的家吧!」

「…好的……」

啊!不要用力拉著鎖。聖子,哭著求他。

「不要……這裡變得好像男生的小雞雞一樣。快拿掉它……拜託你。這樣掛著它,我無法走路呀!」

麻紀,往聖子這邊走過來。整整齊齊地戴著胸罩和吊帶。好像已結束灌腸遊戲了。

「哎呀!聖子,怎麼了呀!好像不肯聽你主人的話呀!」

「他實在太過分了,逼我吸吮著茄子。」

「啊!太棒了。我也想要有那種待遇。」

如果你真的被弄的話,就算你是麻紀,也一會哭出來的,實在太令人難為情了。從大腿的根部,有個黑色的東西,像小雞雞般突了出來。

「喂!給你個禮物。」

「…什麼東西呀?……」

聖子有一點擔心,因為連麻紀也好像也很喜歡這種淫穢的遊戲。

「我今天晚上不在使用它了。待會兒,我要約翰來強姦我。」

約翰?不就是那隻狼狗嗎?它有非常大的小雞雞,如果被它征服的話,肛門一定會裂掉的。

「對了,這個扣環也送你當禮物吧!請盡情使用吧!這會比項圈更會讓你覺得自己是個悲慘的奴隸喔!」

從麻紀那裡得到的是串串的灌腸,還有鼻環。太過分了,她居然要聖子穿上鼻環……。

「喂!都是你,我也想玩了。也在我的屁股上灌腸吧!」

麗莎也脫下了裙子,哎呀!她居然用帶鎖的貞操帶代替內褲。

「喂!脫掉貞操帶吧!你有帶鑰匙嗎?」

啊!那個鑰匙,是麗莎的貞操帶鑰匙。麗莎擺出了母狗般的姿勢。鎖脫落的聲音。可以完整地看到她屁股的洞洞。

女孩子最神秘的地方也……啊!麗莎正夾著一根橡皮製的陽具!他打算將它取出來。

「等一下……還不行。處罰的刑求還不夠,就這樣讓我夾著……喂!對我的屁股灌腸吧……快一點…」

他剝去灌腸的套子。之後,打了進去……麗莎的肛門,正發揮著功效。麗莎的肛門,實在很討人喜歡。聖子也用手指紮了進去,想讓它流出淫水。

「快,接下來輪到你了,媽媽。我來替你刑求屁股吧!」

「也要對媽媽灌腸嗎?太過分了呀!掛了股繩,又要灌腸。而且不是要在麗莎家擴張我的陰道嗎?」

「是啊!媽媽,我替你灌腸後,馬上擴張陰道。」

「太、太過分了呀!」

「麗莎也要一起做。快呀!把你的屁股朝向我這邊。」

沒辦法。用女孩子的私處夾著茄子的同時,被他做了灌腸的刑求。

啊!啊!還用了兩次……麗莎才一次。太過分了。聖子被打了兩次。之後,是鼻環。

被拉著鼻環的話,就隻能跟著他走。痛的淚水都要流出來了。太悲慘了……就好像被當作一頭牛一般。

啊!茄子掉在路上了。

「媽媽,你不需要茄子了嗎?」

「是的,進不去了。把它丟了吧!」

「真的可以嗎?你這裡,不會寂寞嗎?」

太下流了……!被他用手指插進去了。

「啊!進不去了。把它丟了吧!」

「我知道了啦!媽媽。那麼,用股繩代替它,再幫你綁一次吧!」

不要…。在聖子回答之前,他以經把那下流的繩子綁在兩腿之間了。啊!被搾乾了,受、受不了了。

「媽媽,如何呢?被掛了股繩,你感到舒服嗎?」

「太過分了……讓媽媽的屁股灌了腸,而且還用繩子欺負媽媽。」

聖子就這麼被掛著股繩,來到了麗莎的家。麗莎,她臉色都蒼白了。灌腸好像太令她痛苦了。貞操帶陷入的屁股,正在痙攣著。什麼嘛!我還被灌了兩次腸耶!麗莎真是太沒有用了。麗莎被取下了貞操帶,去了廁所。

「把媽媽的手銬取下來吧!我想去廁所,已經忍受不住了。」

原來深信他會幫我取下手銬的。但是,好像不是。他隻取下了股繩,之後,還重重的打了屁股。然後,被他做了非常過分的事。他用插過麗莎陰道的橡皮陽具,征服我的屁股,還栓住了剛剛被灌完腸的肛門。之後,是要擴張我的陰道。在床上,兩腳被吊了起來。

「媽媽,你不哀求我嗎?還是你想再被灌腸之後,再來擴張陰道?」

「灌腸是絕對不要的……你打算把媽媽當作玩物搾取你的淫水嗎?」

「是的。媽媽你高興嗎?」

「太過分了,居然要媽媽流乾淫水。」

「媽媽,清清楚楚的哀求我幫你擴張陰道吧!你不會嗎?」

不要,他握著灌腸用的針筒。

「等一下,……不要灌腸……夠了啦!媽媽已經決定了,請你擴張我的陰道吧!」

真可惡,居然被迫說了這樣的話。

「每次當我看著媽媽的背影,我就很想要替媽媽這個被吊帶陷入的屁股去灌腸。擴張陰道也是,因為要替你修理『小妹妹』。甚至,連媽媽自己也穿著較緊的吊帶。」

「沒、沒有那回事。」

「是嗎?那麼,最近這幾個星期六呢?為什麼不穿胸罩呢?而且,也沒穿內褲。因為你的裙子拉煉沒拉,所以我馬上就知道你沒穿內褲的事。」

「隻要是女孩子,誰都有不想帶胸罩或是不想穿內褲的時候。」

「為什麼?」

「因為,身體……」

「媽媽,還是有必要對你實行擴張陰道的刑求吧!快,快做個討我喜歡的哀求,哀求我替你擴張陰道。」

太可恨了,被灌了腸之後,馬上被吊起雙腳的聖子,就隻有照說的份了。

「求求你……快對媽媽施行擴張陰道的刑求吧!我總是把吊帶弄得濕濕的,因為太渴望男孩子了,如果不穿胸罩和內褲的媽媽是不行的。請你擴張我的陰道吧……」

啊!器具的頂端碰到了聖子的『小妹妹』。好冰冷喔!……不要……,已經進去了。啊!刺進去了最深處。…受、受不了了呀!……它開始膨脹開來了!沒辦法發出聲音。『小妹妹』的口被撬開了。慢慢的,慢慢的……

屁股也開始抖動,那器具也逐漸展開來了。

「怎、怎麼可以這樣做……」

聲音,已經變的嘶啞了。被擴張陰道的痛苦,如果非當事的女孩子,是無法瞭解的。太令人難為情了……。啊,還要繼續讓它擴張嗎?

「快饒了我吧!……媽媽的陰道不能開那麼大的口。」

「媽,你痛苦嗎?」

「……非常痛苦,鬆弛一會吧!……」

別再弄了呀!……太令人難為情了呀!哪有人做出那麼不知羞恥的刑求。女孩子的秘密,全部且完整的暴露出來了。

「請你取下這玩意的嘴吧!媽媽的陰道已經不能開的比現在還大了。」

被他緊緊地扭轉著那玩意的螺絲。不要呀……!剛剛因為綁著股繩,而且一直流著淫水的陰唇,嚇了一大跳。好像已經有一點點感覺了。

「媽媽,你對剛剛幫你擴張陰道,還感到滿意嗎?」

沒辦法回答,隻能任由淫水流著。反應太過激烈了,陰唇也正微微抽動著。

「我再幫你擴大一點吧!」

「媽媽投降了。求求你饒了我吧!別再做山芋的刑求了!」

「已經太遲了呀!麗莎好像已經幫我們準備好了。」

「太過分了……山芋那玩意兒……啊!別那樣做……太令人難為情了呀!」

太過分了……他又扭轉著器具上的螺絲。陰道口被他狠狠地打開來了。

「媽媽,如何呢?你喜歡嗎?」

「我很討厭!」

太過分了!……別再弄了!

「啊!快住手呀!」

「你感到舒服嗎?」

「我受不了了……不過,好像有一點點瞭解到女孩子的樂趣了。」

「那,你想要山芋嗎?」

「……今天,就饒了我吧!……我想要你呀!用你的小雞雞插我的屁股……喂!用你的小雞雞來征服我吧!……好不好嘛?」

健一替聖子解開了吊著腳的繩子以後,又拔掉了插在肛門的像皮性具。

之後,又去了廁所。一邊被健一盯著,聖子一邊解放肚子裡的東西。因為太令人難堪了,怎麼也放不出來。他替聖子打了一針灌腸,聖子哭著拒絕他。但是,他不答應。實在是沒辦法。聖子被他狠狠的打了一針。

陰道口張開後,對我施與山芋的刑求。讓我反省我的過錯吧!他,握著那隻擴張聖子陰道的器具。

「你喜歡媽媽嗎?」

「嗯,喜歡。」

「以後,你就直接叫媽媽『聖子』吧!因為媽媽想成為你的愛人。」

「太令人高興了,快親我吧!」

那一天,聖子在他的臂彎香甜甜地沉睡著。這是因為在一天當中,被他用小雞雞征服了兩次陰道,和一次肛門。這是她一生當中,從未體驗過的快感。興奮和酸麻使她如落大海般地沉眠。

渴望他帶我去做晨間散步,而且像牛一般,掛著鼻環。就算將隻穿內衣褲的聖子變成大家嘲笑的對象也沒有關係的。

她穿著捆著黑色蕾絲花邊的半罩杯胸罩,會使的如花蕾般的乳頭一覽無遺。這是看起來會使人神魂顛倒,非常淫蕩的胸罩。

下半身的部分,我也已經決定了。

「哪,親愛的。快起來……不要故意裝睡了,快點嘛!你幫我掛上貞操帶,我好喜歡你幫我帶上它……,好嗎?」

已經和她約好了,要用山芋和陰道、肛門做一次最熱烈、最刺激的性交,之後就幫我掛上貞操帶。他要幫我搾乾最後一滴的淫水。

聖子,你真是太幸福了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