穆桂英外傳

成人武俠成人小說 // 2018/7/28 17:38:42

(一)

本文由香港雜誌掃描改寫,不作史實參考。

戰雲密布,戰旗飄揚,戰馬嘶鳴,戰鼓隆隆,戰爭一觸即發┅

巍峨的城牆上,眾將官持戈仗劍,簇擁著一位英姿颯爽的美嬌娘,她便是新上任的兵馬大元帥穆桂英。

此刻,穆桂英手按城牆,眼望四野,心情沉重。

半個月前,遼國蕭天王親率三十萬大軍,排山倒海地入侵中原,火燒益津關,炮炸瓦橋關,水淹淤口關。

三關守將被斬於馬前,士兵倉惶逃命,兵敗如山倒。

朝廷震驚,調集兵馬抗敵。

可是廟中大將個個貪生怕死,誰也不肯掛帥出征。皇帝無奈,隻好請八賢王親自到天波府,說盡好話,方才請出女將穆桂英掛帥。

穆桂英率領大軍趕到前線,堅守雁門關。

蕭天王將三十萬大軍排成一座天門陣,向穆桂英下戰書挑戰。

穆桂英城樓上看了半天,發現天門陣布得水泄不通,無懈可擊,一點破綻也沒有。

雁門關守軍總共隻有八萬人,強攻必敗無疑,想要固守,糧草又後繼不上。

原來是姦臣潘仁美暗中扣住糧草不發。

守也不是,攻也不是,穆桂英不由心急如焚。

雁門關是最後一道防線,一旦失守,番兵便如洪水長驅直入,席捲整過中原,亡國之罪,穆桂英怎麽負得起呢?

她曾經經歷了數不清的戰鬥,經驗豐富,雖然麵臨天大危險,仍然非常鎮定。

打仗,最先決的一個條件是了解敵情,知己知彼,才能百戰百勝。

因此,穆桂英利用黑夜,卸下盔甲,換上便裝,悄悄出城偵察。

身為元帥,她隨身帶著四個侍衛,身為女人,她這四個侍衛自然也是女人。

雁門關外有座大山,林木茂盛,鬱鬱蔥蔥,敵人不易發覺,便利偵察。

穆桂英帶著女侍衛,上了大山。

從山上眺望遼兵大營,營火點點,胡茄聲聲,在黑暗中顯得格外悲壯淒涼!

山上有座山神廟,因為戰亂,已經荒廢。

但是此刻卻透出一點光芒。

穆桂英判斷可能是遼兵駐守。

「一這是個好機會,廟中遼兵必不多,我們可以抓一個俘虞,問出遼軍真情。」

穆桂英說罷,率四恃衛偷偷摸近山神廟,隻聽廟中傳來陣陣女人的哭聲。

貼近破窗向內一親,隻見廟中有五個漢家村姑,全身被五花大綁,正哭成一團。

穆桂英感到可疑,立刻破門而入,向五個女子詢問原因。五女子你一言我一語,邊哭邊說。

原來她們都是附近村民,因為長得美貌,被遼兵抓來,準備獻給將軍們蹂躪,遼兵因為回去趕牛車,將村姑綁在柱子上。

穆桂英揮劍挑斷繩索,五個女子千恩萬謝,慌忙逃命去了。

四個女侍衛見事情已解決,正準備離去,卻見穆佳英低頭沉思,沒有要走的意思。

女侍衛覺得奇怪,但也不敢打擾元帥的思路。

她們不知道,穆桂英正在構思一項驚心動魄、令人難以相信的秘密大行動。

這五個村姑是準備獻給遼軍將領的,如果能夠冒充這五個村姑,就可以接近遼軍將領,小則刺探軍事情報,大則下手行刺,假使殺掉蕭天王,遼軍失去了「主帥」必將大亂,戰局就可以扭轉。

穆桂英看看她的四個侍衛,她們一個個年輕貌美,足可以迷住遼人。

她們武功高強,行刺易如反掌。

最重要的一點,遼兵很快就要來了,沒有時間再回去換人了!

穆桂英把自己的計告訴了四個侍衛,她們一起搖手,麵紅耳赤地拒絕,道理很簡單,冒充村姑,等於送羊入虎口,身體受辱是免不了的,而這四個侍慰都還是年輕的處女,她們怎麽可以接受呢?

穆桂英告訴她們∶犧牲個人的肉體,換來的是祖國的勝利,民族的太平,這是犧牲小我成全大我,每個中原女兒都要有這份奉獻的精神。

五個村姑,就要有五個女子來代替,不能少一個,否則就要引起遼兵的懷疑。

因此穆桂英隻好犧牲自己,冒充第五個村姑。

這也意味著她同樣要犧牲自己的肉體,忍受遼乓的侮辱,滿足他們的獸慾。

穆佳英這種大無畏的奉獻,感動了四個女侍衛,她們決定假扮村姑了。

幸好她們都已換上便服,跟村姑的衣服所差無幾。

大家匆匆把刀劍藏在神桌下。

穆桂英用繩子將四個侍術綁在柱子上,自己也用繩子胡亂一纏,這時已聽得牛車的聲音遠遠傳來。

穆桂英和四個女侍衛都放聲大哭,彷佛她們真的是被俘的村姑。

幾個遼兵沖入,將穆桂英等女鬆綁,押上了牛車。

遼兵都是番邦異族,他們看漢人都是差不多的,反正穆佳英和四個女侍衛都是絕色美女,所以遼兵都沒看出她們其實已經暗暗調包了。

遼兵三十萬大軍,全部是男人。

入侵中原後,掠奪的婦女全部先送給將軍們享用,所以這些遼兵是不敢碰這五個女子的,乖乖把她們押上牛車,運回大營去了。

圓月散發清輝,軍營一片寧靜。

三十萬人的軍營居然沒有一點聲音,可見遼軍紀律之嚴,訓練之精。

穆桂英心中敬佩,也感到沉重。

此刻的她,已經被分配給右將軍韓撻盧當作侍妾。

韓撻盧雖然官至右將軍,實際上年紀很輕,甚至比穆桂英還要年輕八歲。

此刻的他稍在虎皮大床上,等待著穆桂英來服侍他。

穆桂英已經梳洗一番,身上穿著一件像蟬翼一般薄的輕紗長睡衣,透過粉紅色的睡衣,不僅能看清楚女體的曲線,胸上的兩個半圓球和頂上的兩個花蕾都很性感地顯示出來。

用粉紅色包起來的肉體就像一團火。

韓撻盧整個人看呆了。

他從來沒看過這麽美的女人,這麽性感的女人!

從睡衣下麵露出來的修長潔白的大腿,線條非常俊美,不粗也不細,皮膚是又白又嫩┅

韓撻盧自己雖然沒有明確的意識,但潛意識裡對女人的腿有一點戀物癖。

漂亮的一雙赤裸的腳緩緩走到韓撻盧躺著的床前停止,停下來以後就沒有動。

韓撻盧貪婪的視線從雪白的腳慢慢移動到女人的上半身,看到女人淡淡的臉上露出羞澀的笑容。

穆桂英故意扭扭擺擺,總是不肯上床。

韓撻盧抓住粉紅色的睡衣用力拉,衣擺分開,露出下麵的女式內褲。

穆桂英坐在床邊,背對著韓撻盧,真的像一個含羞答答的村姑。

韓撻盧抓住她的雙肩,要把她拉下來。

穆桂英搖動肩膀,好像要甩開他的手。

但是當韓撻盧一用力拉,她就好像認命地倒下來。

韓撻盧聞到女人肉體的香味。

他摟住穆桂英細小的腰,把自己的臉貼在她的粉臉上,好像抱著一塊柔軟而有彈性的海棉一樣。

可是,比他大八歲的穆桂英,卻全身緊張得僵硬!

雖然要冒充村姑之時,心中已做好犧牲色相的準備。

但是,準備是一件事,現在真的要失身了,才發現心理上根本無法接受,自己堂堂一個元帥,卻要接受一個番人的淩辱,真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!

「嗯?不願意嗎?」

韓撻盧很不耐煩了,沉下臉斥罵著。

穆桂英看到韓撻盧眼中閃著震怒的殺機!

「受辱事小,挽救國家事大!既然選擇這條路,就要不擇手段完成任務!」

穆桂英內心提醒自己,立刻裝出害怕的樣子低下頭來,說了聲∶「對不起。」

然後,她含羞地送上自己的香唇┅

韓撻盧也玩過女人,已經不是童男,但是跟女人接吻卻是第一次。

穆桂英這一吻立刻使他全身血液加速流動┅

他一邊接吻,一麵伸手去摸穆桂英胸前隆起的肉球,從嘴對嘴的縫隙中漏出不成聲音的聲音∶「唔┅嗯┅」

穆桂英的身體向後縮,好像是要逃避韓撻盧的手┅

韓撻盧不理會她的反應,用力握住肉球┅

「等一下┅」穆桂英害羞地扭著身體,可是韓撻盧始終沒有放手,穆桂英沒有甚麽辦法,隻好用手輕輕按在他手上┅

「怎麽啦?」韓撻盧調戲地吻了她一下。

「難為情啊┅」穆桂英麵紅耳赤。

「為甚麽?」

「因為┅很小。」

她小聲地回答,那種態度很可愛。

她這次是真的害羞。

她全身都肌肉發達,唯觸乳房比較小。

所以,即使現在隻是在使「美人計」,但被男人一模,她的女性本能,還是產生了作用,使她覺得慚愧。

韓撻盧看見這個年紀比他大的村姑現在羞得像個小女孩,心中一陣興奮。

他張開五指,把小肉球整個握在手掌中,可愛的花蕾在手掌下壓扁。

穆桂英閉上眼睛∶「原來你還是個很溫柔的人┅」

「算了吧!」韓撻盧笑道∶「我是個很粗暴的人。不過你對乳房的大小那麽在意,倒使我奇怪。」

穆桂英臉泛紅暈,低低地回答∶「小的乳房比較敏感┅」

「你的也敏感啊!」

他用兩根手指捏住穆桂英的乳頭,輕輕揉搓┅

穆桂英好像感到冷一樣縮縮肩膊,她為自己的反應感到害怕,立刻抓住韓撻盧的手掌,把它移開┅

韓撻盧俯下身體,把又熱又濕的舌頭在起伏不停的乳房上爬動。

那種技巧美妙得不像一個番邦小夥子的學動。

他先從白饅頭的根部慢慢舔,然後逐漸向上舔┅

穆桂英呼吸頓時急促起來了┅

舌頭接近乳頭,在隆起的乳暈部份發出「啾啾」的聲音吸吮著┅

無比的強烈快感,刺激著穆桂英的最神秘的部份,使她那裡火辣辣的難受┅

她的理智在責備自己∶這是敵人,自己千萬不能動心!可是,她的肉體卻不由自主產生快感。

她拚命想忍住聲音,但無論如何都抑製不住┅

「啊┅嗯┅哎喲┅哦┅哦┅」

韓撻盧一邊用舌頭挑撥著,另一邊又用手指對付,撫摸,揉搓,舔,吮吸┅

穆佳英一張粉臉漲得通紅,住枕頭上晃來晃去┅

「你叫甚麽名字?」

「桂英。」

穆桂芙毫不掩飾地說出了自己的真名字,好像在麵對自己情人一樣。

「下麵濕了嗎?」

穆桂英聽到這種下流的問話,真是羞得無地自容,她輕輕說∶「沒有!」

韓撻盧的手從她胸脯上向下滑動,想去確認一不是不是真的濕了。

「不要!」

穆桂英急忙夾緊了大腿。

「嗯?你敢反抗?」

韓撻盧又要發火了!

「對不起┅」穆桂英隻好又放棄抵抗。

粉紅色的睡衣敞開,露出同樣顏色的內褲,古代女人的內褲很寬大,穆桂英的雙腿夾緊著。

韓撻盧抓住她的大腿,想分開┅

穆桂英無可奈何。

她不能得罪這個番邦小將,一定要先征服他,才能在遼軍中立足。

如果韓撻盧不滿意,很可能將她送到大營交給士兵們做發泄性慾的工具,成為一個低等軍妓,那就前功盡棄了!

想到這裡,她吐了一口氣,放鬆大腿的力量,好像很難為情地用雙手掩住了自己的臉┅

韓撻盧的眼睛馬上瞪直了!

穆佳英故意穿了一件半透明的絲綢內褲,隱隱透出黑黑的毛,整體形成暗紅色,因此更有神秘氣息┅

韓撻盧伸手摸摸褲上的一條縱溝,手尖上有濕熱的感覺┅

穆桂英忍不住尖叫一聲,夾緊大腿,用手掩蓋那裡┅

究竟穆桂英會不會失身給這個野蠻小子呢?

她如何以個人的肉體,扭轉整個戰局呢?

欲知後事如何,且聽下回分解。(二)

話說穆桂英夾緊大腿,用手掩蓋那裡,韓撻盧表示不滿,但穆桂英仍不肯答應,這並不是假裝難為情的表演。

她心裡雖知道,為了整個大局,必須要順從對方的要求,可是女性的防衛本能,卻是使她的身體不聽指揮。

韓撻盧感到急躁,不管三七二十一地去拉她的內褲。

古代婦女的內褲很寬鬆,很容易就被他扯到大腿上。

因為穆桂英壓住中心部位,因此仍遮住可愛的地方。

「喂,放開手,不然我就不客氣了!」

韓撻盧粗魯地用手拉,穆佳英心中也知道,不能激怒這個年輕的遼將,隻好輕輕移開雙手。

絲質內褲順著韓撻盧的拉動變成一條線,從腳下拉開的時侯,足足可以握在手掌心裡。

他拉掉絲質內褲,把手放在穆桂英的兩股間,撫摸陰毛,她的陰毛是長方形的。

「桂英,分開腿!」

韓撻盧故意神氣地用命令口吻說著,可是豐滿的大腿相反地更夾緊。

「給我看呀!」

穆桂英用雙手掩住眼,搖著頭。

「這麽透明的東西,不穿也罷!韓撻盧抓住膝蓋,想強迫的拉開。

穆桂英發出嬌媚的反抗聲音,奇妙的是,在這樣反抗時心情逐漸穩定。

和韓撻盧越來越急躁的情形相反,她的心情開始放鬆。

潔白的大腿豐滿而有彈性,韓撻盧順著曲線撫摸,好像很不自然地親吻著,發出了「啾啾」的聲音┅

他一邊吸吮「丫」字形溝裏的嫩肉,一邊把腕靠在草叢心。

韓撻盧身為右將軍,又是北方蠻族,從來不懂得憐香惜王,也不習慣愛撫女人的肉體,所以沒有任何技巧,但是沒想到這樣反而產生能使女人感受到性感的效果。

穆桂英皺著眉頭,嘴裡咬著自己的手指┅

韓撻盧的手從柳腰間豐滿的屁股慢慢摸去,這時候身心都開始溶化的穆桂英,自己移動身體,製造接受愛撫的空間┅

手指不很熟練地深入很熱的溪穀,她好像期待這樣地從嘴裡發出哼聲,身體也微微顫抖┅

當她決定要冒充村姑的時候,心裡就準傭犧牲自己的肉體,迷惑遼將,伺機接近蕭天王,下手行刺。

右將軍韓撻盧正是蕭天王最寵愛的心腹,如果能夠迷住韓撻盧,就有很多機會接近蕭天王,一舉成功。

經過這段時間的調情,穆桂英發現韓撻盧對自己的迷戀,已經超出對一般軍妓的態度了。

這也就是說,距離自己的目標已經一步一步地越來越近了。

想到這裡,心情安定下來的穆桂英,放鬆大腿的力量┅

韓撻盧慢慢分開可愛的雙腿,立刻看到兩條白腿的結點。

女人的一片貝殼和從內麵露出一點點紅紅的舌尖,乎分不出貝殼的縫隙在哪裡,可見花瓣的麵積很大。

可能是這樣的關係,肉唇的形袱顯得很複雜,給他留下深刻的印象。

穆佳英發覺他在看,變羞澀地用手掌覆蓋。

「有甚麽要緊嘛!給我看嘛!」

「我不要。」

「我想看,快!」

「我不要,你隻看我的,」穆桂英紅著臉說∶「你的也給我看,這才公平。」

她換了一種姿勢,讓彼此都能看到對方。

「我的東西不值得給你看。」

韓撻盧故意這樣說著,把下半身轉向穆桂英的臉,穆桂英拉下他的褲子┅

已經覺醒的棒槌突然冒出來,抖了兩三下┅

韓撻盧把穆桂英柔軟的大腿作枕頭,將它的另一條腿高高舉起。

穆桂英沒有反抗,微開的肉門就現在眼前,韓撻盧全身血液加速活動。

他用手拉著花瓣,伸展時相當大從裡麵露出粉紅色的世界。

高舉的腿有一點顫抖┅

於此同時,韓撻盧的東西連同附屬品一起落在穆桂英的手掌裏┅

「真可愛,真想吃掉┅」

穆桂英挑逗著說,沒想到韓撻盧卻沉下了臉!

「你意思是嫌我小?」

在遼族男人來說,東西的大小是關係到麵子問題的。

說男人的東西小,比殺了他還要嚴重。

穆桂英一看韓撻盧的臉色,知道自己無意中已犯了大忌,立刻陪著笑臉說∶「我說可愛,不是說它小,而是說這種形狀的東西最受女性歡迎。

說著,穆桂英低下頭來,親了親棒槌的頭,然後用牙齒輕輕摩擦┅

韓撻盧不由一陣寒噤┅

穆桂英張開紅唇,使包皮剝開,然後又套上┅

開始充血的棒槌頭多少帶一點粉紅色,看在穆桂英眼裡顯得非常挑逗和新鮮,視覺的刺激使她的身體發熱,韓撻盧的視覺也同樣受到刺激。

看到花瓣的左右分開,露出裡麵粉紅色的仙洞,又突然像蒙上一層霧,洞口開始濕潤時,韓撻盧不由感到驚訝,那是非常奇妙的現象。

他試著用手指擦一下,還帶過來一條線。

隻有在形成複雜模樣的凹凸的上端,露出一點頭的圓錐體上沒有露水,顏色也令粉紅色更接近白色。

穆桂英作為回報,一麵撫摸他的球狀的部份,一麵用舌尖在棒槌尖頭上挖弄┅

火熱的快感陡背後掠過,韓撻盧忍不住尖叫一聲,可是他還不明白這是怎麽弄的?隻能試著學習┅

他把花瓣用力拉開,在敏感的小珍珠上用舌尖舔。

穆桂英嘴裡一麵哼著,一麵縮後想逃避。

可是韓撻盧抱緊她的雙腿,繼續在那一點上攻擊。

同時,他的手指也插入┅

「啊┅」穆桂英好像忍受不住地在下體用力,好像有一段時間是屏住呼吸,很緊張的樣子。

但是,很快地她也開始再度反擊。

手指沒有活動,隻是將棒槌深深地含在嘴裡用舌頭糾纏,斷斷續續巧妙在尖端附近刺激┅

「唔┅!」韓撻盧連腦海郡感到麻痹了┅

他不顯一切地活動舌頭和手指,穆桂英的臉已經濕淋淋的,呼吸也很急促,因為嘴裡有東西,顯得呼吸有些困難┅

這是一場對產生痛苦的強烈快感進行忍耐的比賽,看誰先忍受不了。

隻聽見兩個人的呻吟聲┅

這場無聲的戰爭持續了很久,到最後還是穆桂英吐出了韓撻盧的棒槌,表示投降。

她低低喘息著,臉頰紅紅的很可愛。

在韓撻盧眼前的肉縫也因為充血更加深紅,在湧出的蜜液上加上韓撻盧的唾液,一直到大腿跟都像有一層油一樣。

這時候如果問誰還有多餘的力量,年輕的韓撻盧自然不如有經驗的穆佳英。

但穆桂英究竟是女人,恨本不能在這樣無意義的事情上競爭。

韓撻盧改變身體的方向,兩個人的頭並排在一起的時候,穆桂英問他有甚麽感覺。

「好難過,不能過分激烈,覺得快要昏了。」

「我也是┅」穆桂英羞澀地說∶「還是輕輕撫摸比較好吧!」

這種事情隻有自己經驗之後才能了解,穆桂英下知不覺給年輕的韓撻盧上了性教育的一課。

「原來這樣弄比較好┅」

韓撻盧伸出手摸她,輕輕在濕淋淋的雙唇上撫摸┅

穆桂英一陣顫抖,用力抓住他的手臂。

韓撻盧的手掌巾到小口的突出物,隻有那裡硬一點┅

手在恥骨上輕輕振動,對突起的肉粒施以似有似無的摩擦。

穆桂英的銀牙咬著紅唇,剋製自己┅

就好像瞎子用手指摸東西的形狀,韓撻盧的手指好像在觀察整個花園的形狀,一下用手指輕輕壓,一下用手指挾起。

對外形的觀察結束時,他便分開花瓣進入裡麵的水池裡,好像要彈開覆在手指上的東西,從上遊的肉芽到下遊的深淵,然後又回到上遊,這樣不停地遊動。

「婀!啊!┅」穆桂英忍不住發出了呼聲。

半閉半開眼睛流露出萬種風情。

看到女人的這種表情,韓撻盧也感到無法繼續忍受。

他抱緊纖纖的柳腰,使得軟綿綿的肉體形成向後仰的狀態┅

穆桂英發出矯媚的呼聲。美麗的嘴稍許張開嘆息,韓撻盧忍不住把自己的嘴壓了上去。

兩人的接吻漏出不成言語的聲音,穆桂英雙手棒住韓撻盧的臉拚命吸吮。

嘴唇左右滑動,同時舌頭像軟體動物一樣絞進來,舌頭和舌頭糾纏在一起,唾液和唾液混合在一起┅

從穆佳英鼻孔冒出來的呼吸更急促┅

韓撻盧壓在上麵,穆桂英從下麵抱緊,可是下體還沒有形成迎接的態勢,好像要拒絕他而把大腿夾緊。

韓撻盧用膝蓋頂開,從穆桂英的嘴裡漏出短短的呻叫┅

本來是沒有匆忙的必要,可是韓撻盧卻急急忙忙分開穆桂英的腿,沉下身體,一下子就讓自己被濕暖暖的漩渦包圍。

穆桂英尖叫了一聲,頭向後仰,然後又像反彈地緊緊摟住韓撻盧的脖子。

恥骨與恥骨密接,韓撻盧已經完全進入。

這時候,洞裡麵一陣蠕動夾緊。

韓撻盧立刻想採取行動時,穆桂英搖頭表示不要,同時要求親吻。

兩個人彼此貪婪地接吻,深深地插入舌頭,在有甜美味道的口腔裏轉動舌頭,這時候穆桂英從喉嚨發出「唔唔」的聲音,用力吸吮侵入的舌頭。

「啊!┅」嘴終於分開,穆桂英發出熱情的哼聲。

這個聲音成為訊號,韓撻盧開始活動。

穆桂英也抬起屁股配合對方的動作,而且雙方也夾緊他們的身體。

穆桂英來自下麵的動作是配合韓撻盧的溫和節奏,絲毫沒有勉強,兩個人的動作好像很自然地變成一體。

穆桂英完全採取被動的樣子,讓扮演主角的男人採取主動,這樣的引導男人還不會發覺。

兩人下體的活動方式,超過某種程度時就不是靠經驗,而大多是依賴天性。

韓撻盧的呼吸變得急促了,好像被捲入了程桂英的動作裏。

韓撻盧隻知道加大霞盪幅度,以單一的節奏激烈活動,隻追求自已的感覺一同和她達致最高峰!

「啊┅等一等!」穆桂英感到快要到頂點就製止韓撻盧。

她深深呼吸一次之後,眼睛露吐羞澀的表情,像哀求般地輕輕地指點著他活動的方法。

韓撻盧雖然不能百分之百地照她的話去做,但是再度活動時,震蕩的幅度和速度已經有了緩急的變化。

韓撻盧保持著這樣的效果,開始觀察穆桂英的表情。

「啊┅啊┅我┅受不了┅」

沒有多久,穆桂英發出有如啜泣的嬌柔呻吟聲。

雖然還不是到達高潮的局麵,但韓撻盧的情慾受到煽動。

暖熱的感覺使他越來越膨脹,他的動作也自然地加快。

剛才學到的有緩急的節奏幾乎淩亂,又要恢復原來的單調動作。

「怎麽辦?」

雖然心裡這樣想,可是他無法抗拒從身體裏湧出的洪流。

這時候,穆桂英看出韓撻盧又陷入危險境界的小巷,立刻掙脫了他!因為二人的分開,使得韓撻盧能喘一口氣,兩個人於是又換了另一種姿勢。

女人的裸體,有時侯從前麵看不如背麵欣賞更顯得妖妮。

穆桂英是趴在下麵,她的後背光滑而潔白。

韓撻盧再次進政,他分開非常性感的雙丘,向濕潤的漩渦中心插入,也許是因為插入的角度改變,緊窄感特彆強烈。

「啊┅」穆桂英又呻吟起來伏在她背上,抱住她漂亮雙肩的韓撻廬,好像忍不住地在雪白的頸上接吻了。

漸漸地,他的感情又控製不住地瘋狂起來,他感到那一股熱流又開始出現,他忍不住從穆佳英的身下過去抓住乳房,然後一麵粗暴地搖動隆起的肉球,一麵噴射而出┅

床上,兩個人像兩條死魚躺著,穆桂英側過身子,想去親吻韓撻盧,忽然之間,她嚇呆了!一把雪白的大刀從帳外伸入,向韓撻盧的頭砍下!

她赤手空拳,如何抵擋這一刀?究竟韓撻盧會不會死在這一刀下?

欲知後事如何,且聽下回分解。(三)

話說穆佳英正和韓撻盧神魂顛倒之際,突然看見帳蓬外伸進一把大刀,向韓撻盧的頭砍下!

說時遲,那時快,穆桂英赤手空拳,怎麽辦?論武功,她可以空手入白刃,奪下這把刀,可是┅

「不行,我現在扮演的是村姑,村姑是不會武藝的,如果我救了韓撻盧,勢必暴露身份,影響大局┅」

在電光火石的剎那間,穆桂英做出了決定,不能動手!眼看大刀砍下,韓撻盧就要人頭落地,穆佳英本能地發出一聲尖叫!

大刀砍到韓撻盧的頭皮上,突然輕輕一頓!

「哈┅」從帳蓬外傳來一陣大笑!

隨著笑聲,帳蓬簾門一掀,走入一個滿臉鬍鬚的彪形大漢。

這時,韓撻盧和穆佳英都是赤身裸體。

穆桂英下意識地扯過被單,遮住自己的裸體,而韓撻盧卻顧不得羞恥,也光著屁股就滾下床來,跪在地上。

「參見天王!」

「天王?」穆佳英心中一動。

原來此人就是鼎鼎大名的遼軍統帥蕭天王?蕭天王拿著大刀,走到床前,用刀尖輕輕挑開了穆佳英身上的被單,欣賞著她的裸體┅

穆桂英裝出含羞答答的樣子,低下了頭┅

「小韓,你真大瞻!偷偷藏著這麽一個美女,自己享受?」

蕭天王口中罵著,臉上卻是笑嘻嘻的沒有一絲怒意,可見他的確是很疼愛韓撻盧。

韓撻盧卻不敢無禮,急忙解釋∶「末將得到此名村姑,本來想立即獻給天王,可是末將又懷疑她是宋軍姦細或刺客,所以末將先行試用一次,檢查一下┅」

蕭天王被韓撻盧這番話逗得哈哈直笑∶「他奶奶的!先行試用?你這小子,真會說話。好,試用結果如何啊?」

韓撻盧伸出拇指∶「天下第一美女,天下第一淫婦!」

聽了這話,穆桂英頓時兩頰飛紅「天下第一淫婦?好!老子就喜歡淫婦!」蕭天王淫笑。

韓撻盧正要開口∶「天王┅」

「這小子,羅蘇甚麽?快滾!」蕭天王一邊罵著,一腳就將韓撻盧踢出帳蓬外。

穆佳英赤裸地躺在床上,心中一陣暗喜,她本來想利用韓撻盧再去接近蕭天王,可是那不曉得要花多少時間,甚至不曉得能不能成功。

那自己犧性肉體給韓撻盧真是白費功夫,賠了身子又折兵了!

現在好了,蕭天王自己送上門來了,憑自己的姿色,一定可以將他迷住!自己的大計就可以奏捷了!

想到這點,穆佳英立刻擺出一副風情萬種的樣子,嬌滴滴地叫著∶「天王,我好喜歡你哦!」

蕭天王望著她,猛地沉下臉,「啪!」一聲,狠狠打了她一個耳光!

他長得虎背熊膘,這一耳光用足力氣!穆桂英恨本沒有料到,昏昏沉沉的搖晃了一下,差點沒摔下床去,她還沒清醒過來,雙手已經被扭轉到背後去,她忍不住發出慘叫起來┅

蕭天王抓起丟在床上的穆桂英的裙帶,把她的雙手綁在一起。穆桂英還不明白,為甚麽蕭天王要這樣做,心中不由一陣恐懼。

「難道他認出我了?怎麽辦?要不要反抗?」

就在此時,蕭天王把他的臉湊過去貼在穆桂英臉上┅一手撫摸她淩亂的頭髮,一手粗魯地抓住她飽滿的乳房┅

「你的奶子真美,給誰吃過?是韓撻盧嗎?給那種臭小子太可惜了!他的手很粗暴地抓著她細嫩的皮膚,穆掛英感到激烈的疼痛,但她隻是皺一下眉頭而已。

可是,蕭天王又張開大嘴從山頂的方向來咬半圓的球。

雖然咬的不是乳頭,但穆桂英還是忍受不住地大聲慘叫┅

蕭天王開心地大聲笑起來。

在乳房上出現牙齒的形狀,形成紫色的齒痕!

「你┅你到底想怎麽樣?」穆桂英的聲音在顫抖,她仍猜不透蕭天王的用意。

「我要怎麽樣?」蕭天王突然大吼∶「我要你抬起屁股!」

他抓住穆桂英的雙腿,用力分開,然後他抬起地的腳,緩緩向中間深入。

穆桂英恐懼地望著他,不曉得他要幹甚麽。

蕭天王把硬得像石頭一樣的腳拇指塞進了花園口裡,腳指甲使她感到刺痛,穆桂英扭動身體,使屁股向後退。

「你逃不了的!」

蕭天王用腳掌踩花園,而且連連蹂躪┅

「啊!┅」穆桂英哀叫∶「天王,饒命!」

可是,她越叫,蕭天王的動作越用力!甚至用腳踢穆桂英的股間,而且瞄準花園,一邊踢一邊罵!

穆桂英慘叫,想抬上大腿,可是蕭天王雙股又粗又壯,像鋼箍一般緊緊固定著她的雙腿!

女人的本能使穆桂英哭了出來,連連求鐃∶「天王,饒了奴家吧!奴家願意為你做任何事!┅」

蕭天王不理她,反而把穆桂英的身體反轉過夾,穆桂英雙手被反綁,恨本無法子反抗。

蕭天王騎在她的腰上,開始用手掌打圓潤雪白的屁股。

他毫不留情地打,發出了「啪啪」的響聲。

穆佳英不斷地喊痛尖叫。

「這個淫亂的屁股,被韓撻盧插過幾次?回答!」

「一次!」

「不對!」蕭天王更怒,打屁股的手更用力了。

「七次,七次。」穆桂英怕打,急忙說多一些。

「七次?你那麽淫蕩?」蕭天王暴跳如雷,打得更用力,穆桂英叫得更可憐了。

可是,打著打著,屁股的感覺已經麻痹,反而不再感到疼痛。

更奇妙的是,從挨打的地方產生了一種又痛又癢的快感。

屁股發熱,身體也開始發熱。

「啊┅」穆桂英發出呻吟聲,那聲音既是淒慘,又是有種快感的叫床聲。

蕭天王打屁股連打了二百多下,手都打酸了,於是便停了下來,喘息著┅

穆桂英變紅的屁股不停地向左右扭動,好像裡麵有騷癢感,促使她搖晃屁股,希望再打┅

「淫婦!小淫婦!」蕭天王一邊叫著,一邊用雙手抓住屁股上的兩個肉丘,然後用力向左右拉開┅

在變淺的山穀間露出有如小菊花般的花園口,花園裡,有露珠發出光澤。

穆桂英喘息著┅

蕭天王低下頭來,開始咬她屁股上的肉丘,和剛才咬乳房時完全一樣,毫不留情地讓牙齒陷入她豐滿的肉裏。

「啊!痛啊!天王┅口下留情啊!」

在火熱的地方感到疼痛,穆桂英發出慘叫。

因為雙手被綁,也沒有辦法推開這個咬人的魔頭。

雖然慘叫,但是她內心卻稍安定了一些,這樣看來,蕭天王並不知道她的真實的身份,他這些瘋狂舉動,隻是一種虐待狂的表現而已,這是不幸中之大幸。

個人肉體雖然吃些苦,但自己的大業看起來可以實現了!

當然,想歸想,屁股被咬,那種痛還是無法忍受的,穆桂英不停慘叫著。

蕭天王的嘴終於離開她那性感的肉丘。

在豐滿的肉丘上留下許多齒痕,而且已經瘀血。

「現在輪到你的仙人洞了,仰過來,分開大腿吧!」

蕭天王把穆桂英的身體反轉過來,他的眼光就像捉弄老鼠的貓一樣,看著眼前被虐待的穆桂英的肉體┅

穆桂英心中一陣輕鬆∶輪到自己的仙人洞了,看起來蕭天王是想正式行房了,總算可以免去折磨了,想到這裡,穆佳英把大腿分開,扭著腰肢,希望儘快誘惑蕭天王快點插入。

不料蕭天王看了一下,突然把桌上的油燈拿來,靠近她的洞口上方!

被火燒的陰毛髮出「吱吱」的聲音。

「啊!痛死我了!」

從陰毛中冒出少許白煙,發出一股焦味┅

為逃避這樣的暴行,穆桂英尖叫著扭動身體,但蕭天王龐大身軀壓住她的大腿,雙手又綁在背後,所以一點辦法也沒有。

「不行啦!你會燒到我的┅」

她尖叫,可是當油燈的火焰靠過來時,她一動也不敢動,陰毛被燒不要緊,皮膚被燒就慘了!

蕭天王雖然心限手辣,卻也沒有用太直接燒她的皮膚,不過還是烤得很痛,穆佳英不停地呻痛。

「很痛嗎?那麽給你塗上防護液吧!」

蕭天王說著,用手指伸入洞口,拈起萇麵的蜜汁,塗在被火燒的山丘上。

穆桂英剛才跟韓撻盧顛鸞倒鳳的時侯,仙人洞中湧出不少精液,到這時還積存了很多。

山丘上的毛被燒光了!穆佳英的尖叫也停止了!

「還不把大腿分開得更大一些,不然,漂亮的大腿會燒傷,隻要你不怕,我可不在乎!」

看到油燈逼近,裏桂英急忙分開大腿,那種屈辱感使她的全身顫抖。

蕭天王並不是要燒洞口,而是把火焰靠近雪白的大腿,用野獸般的眼光欣賞著仙人洞。

這種欣賞法更使穆桂英羞愧萬分。

「好吧,你已經等很久了吧?現在,向我請求插進去!」

穆桂英已經沒有反抗的力量,既然是無法逃避的命運,就想儘快結束羞辱的時間,於是她紅著臉,說出了蕭天王想聽的話!

「甚麽?你說甚麽?聽下見!再大聲說一次!」

「天王┅插進來吧!」

「不要叫我天王!」

「請哥哥插進來吧!」

「插到哪裡?」

「我的┅洞。」

「你是誰啊?」

「我是┅淫婦┅小婊子┅」

蕭天王看到穆桂英羞人答答地說出下流的語言,心中一陣滿足,他脫下了自己的衣服,醜惡的巨大肉棒立在那裡,使得穆桂英感到恐懼。

「好,你騎上來!」蕭天王躺了下來,發出命令。

穆桂英隻好跨身,騎在蕭天王身上,她雙手綁在背後,沒法用手去扶肉棒,隻好前後動屁股,設法把巨大的肉棒對準自己的洞口┅

她慢慢使自己的身體下降,乎難以相信的巨大龜頭已進入洞中┅

充實、飽滿的感覺,便空虛已久的仙人洞一陣痙攣┅

「哦!┅」穆桂英忍不住發出了快活的呻吟,身子開始一上一下地活動┅

仙人洞壁的痙攣,像雨點般地夾著肉棒┅

「啊!┅來!小淫婦,你夾得太緊了!」

「好哥哥┅你好粗┅小妹妹┅也舒服死了!」穆桂英活動得更快速了!

一陣陣的熱浪,衝擊著蕭天王的血管!

「天王┅好哥哥┅小淫婦┅不行了!」

穆桂英不顯一切地淫呼浪叫,胸前雙峰激烈地晃著┅

蕭天王全身血脈賁張,地急忙伸手解開了反綁穆桂英雙手的布帶子!

穆桂英攬住蕭天王∶「好人,親哥哥!小妹爽死了!」

「小婊子,你夾得┅我┅啊┅」

蕭天王一個翻身,把穆桂英壓在身下,展開了瘋狂的馳騁!他雙眼布滿紅絲,充滿性慾的火焰。

「快!小婊子┅哥哥要┅射了!」在這千鈞一髮之際,也正是蕭天王防備最弱的時候,穆桂英伸手、握住蕭天王胯下的雙丸,用力一捏,雙丸粉碎,蕭天王慘叫,倒在床上,穆桂英抓起床邊大刀,一刀砍下!

蕭天王大頭落地!

穆桂英把蕭天王屍體放好,用被子蓋得嚴嚴實實,好像他在睡覺一般。

然後,她連夜跑出遼軍大營,回到宋軍中,立刻下令全軍進攻!

遼軍失去主帥,倉促之間缺少指揮,群龍無首,終於全軍覆沒。